列蒙的E

醉里挑灯,夜凉月胧——本命是什么?大概是陆公纪吧:)

【云香】现代AU挑战 DAY 4

※  深夜洗车场值夜的云与没拿驾照嗨翻上高速的香

“所以,你凉薄。”

他看着身边的女士优雅靠在车头,缓缓吐出这一句,声调傲慢得似乎是在宣判一个犯罪者的死刑。

他维持着自己的容忍与耐力,对深夜喝高了乱开车上高速的人无比温和地回应道:“也许。”

三个小时之前,一位女子驾车前来洗车场,不断喊着车子需要加油。他出于职业的责任,非常卖力向半醉的人解释这是洗车场,不是加油站。然而三小时过去后,他们聊了油价、汽车型号、飙车技术、公路电影、詹姆斯邦德、约翰列侬外,还谈了精神欲望和人生。

这位女司机健谈极了,就没有她接不了的话头。每一次他以为话题已接近终结的时候,她都会轻轻一绕,改到另一个话题。

如果是平日搭讪,他会觉得像新鲜的哈密瓜滋味那样有趣,但在值了一天班还不得不应付客人的胡搅蛮缠时,他觉得这滋味简直是要勉强消化过期的咸鱼罐头。

他换了一个对峙的姿势,焦灼地看着面前的女士。

她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

明明油箱还有大半的汽油,且她的车还是新车。

“我好累。”

她站不住,身体靠在车头滑下去。

“喂,你不能这样坐地上。”

“我没力气开车了!”

他拖她起身,打开车门,企图把她弄进驾驶座里去。

“你真凉薄。”

他强压怒气:“我要是真冷漠,你就被扔到外面的栏杆外的田地里去了。”

“你这是在谋杀。”她忽然垂下头,手搭上他脖子。

……什么情况?她昏过去了?

他等着女子的下一步动作,确认她是不是昏了还是其它毛病。

看来是真的昏过去了。

他小心地把她的手臂拉开自己的脖子,准备放下时看见她手腕内的一条约十厘米长的刀疤。

他霎时一震,再次审视这位深夜的客人。

她看起来不像有什么精神问题,不过是发了点酒疯罢了。唉,他管这么多干什么呢,又不是之前打过照面的常客。

不过一位陌生人而已。

自己很奇怪,平时不太敏感的思维在今夜一下子变得活络如同脑中植入的地图,他反复根据女子身上的衣物、神情、行为来判断她的来路与最终目的。

为什么要揣摩她?

像他这种看似亲和实则冰山的人,在这个深时分竟然会不由自主的去探索另一个人的秘密。



“你进来坐副驾。”

她睁眼说,一点醉意也无的样子。

他考虑了一会就坐上去。女子又睡了过去。他无法确定她的睡眠为真还是假。

但自己对的确她有一股好奇。而这个夜晚,他可不想完全暴露在天地之间忍受漫长空旷。他打量女子带着伤疤的手臂,目光有意回避她的脸。

雨啪嗒打在车窗上。身旁人在雨声安抚下沉沉睡了过去。

他庆幸自己没有拒绝这份邀请。

此时他闻到花香,并非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新鲜的还保留着初夏热气的花香。

目光转向后座,那里有一束白色的花。他轻轻将手机电筒打开,照亮那束花分辨是什么植物。

栀子花的外包装绸带上别着一张小卡片:

致   尚香

那是这位女子的名字吗?他关闭手机电筒,收回流连在花束的眼神。

大学时候的夜晚,他下了晚自习,经过行政楼前时会闻到浓郁的栀子花香。那条道路夜里静寂,路灯昏黄与树影斑驳,他的自行车与他的影子走过这芳香安静的初夏之夜。

思绪远了。他愣了,久久活在当下,大学的记忆多年未触碰。在栀子花的面前,在八年之后暴雨倾盆的盛夏夜,他又看见自己一度年轻单纯。

身边的女子一直没有闹腾,比起初的三个小时好太多了。她安静下来的模样像星星,一闪一闪在提醒他留意。

今天是她生日?醉酒与鲜花,他只想到这种可能。

“这条伤口,是跟别人打架时留下的。”她不知何时醒来,仍旧合眼道。

“可以再睡一会,我不会走。”他说道。

她笑着,不答话。

“尚香,如果你需要一位朋友……”

“什么样的朋友?”

他找不出心里所想的形容词,索性沉默应对。他们之间明明素昧平生,是什么打破了路人模式的界限让他们对彼此产生奇妙的感觉?

是骤雨的功劳吗?亦或是是那束栀子?他不明白原因却知道结果。

他思考得困意涌上来了,还是盯着窗雨刷摆动。

“前面有个汽车旅馆。”他委婉地提出建议,他确实不想在车里休息一夜,脖子酸痛的后果他尝了许多回。

女子同意了,看着他在前台登记名字。

他们订的是双人间,因为不想生事。他有点担忧她下半夜做出什么神志不清的举动,因此提议同住。

他顾忌着她应该会拒绝。但是她没有任何异议。

他们又再次保持默契。

他在她睡后,关了台灯。外面还在下着雨,不过是小雨了。

夏夜空气很美,尤其在暴风雨过后带着湿漉漉的花香弥漫在各处。

他闭上眼睛。



尚香,晚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