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蒙的E

想为陆公纪写一首摇滚:)

一个丕植脑洞


曹二先生赶路的时候被人拦下来要求看一段七步诗的VCR。
曹先生在放完之后神色考究地问:“我会在子建面前至此?”
“您不生气吗?”
曹先生一副非常平和的样子,还低头一笑,看了一眼手表准备继续赶路。
路人揪住最后一个空隙问曹先生:“您会这样做吗?”
曹丕先生认真思考了一下,边说边走:“子建最不该利用他的骄傲。”

同样的情景上演在曹四先生这边。
曹植先生看得津津有味,还要求回放这段VCR第五遍,还建议道:“试试0.5倍速如何?”
路人表示:“有什么区别吗?”
“这样看起来阿兄落泪的样子很动人呢。我第一次见到他落泪竟然在后人传说里。”
“请问您当时是什么心情呢?”
“嗯?当时?我不记得我有写这首诗呀!啊……那会啊,我给他写过很多诗赋表,到了后面他是已读不回的状态。”
“曹丕先生没跟你说过其他事情吗?”
“少年人,你还年轻,就像我那会看见的是他的笑意,为数不多的悲伤只能在他的诗句里想象。”
曹植先生离开的时候仍然念念不忘那段VCR。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