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蒙的E

想为陆公纪写一首摇滚:)

【策/绩】一杯酒

※预警:OOC到天雷的拉郎

※孙策×陆绩

有时候陆公纪想,虽然孙权有孙氏的侠义之风,与他长兄到底不一样。有人说他是天生的主公,一副领导模样。是吧,但他与孙权不亲近,左右不过是坐在那个位置的讨逆将军而已。
他是臣子,自是对着那个位置恭敬本分。但谦卑委婉才不是本事。他可不是仗着自己的年幼大胆妄言,那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与孙权贵为将军甚至为侯的使命同样的天赋。
哪怕他走在南边的路上时,依然这样想着。直到后来的某一个夜晚,他亲手为心爱的吴郡推演日后之时,才意识到自己身上那种傲骨早已悄然崩塌。
他将凌乱的案台收拾整齐,简一册一册郑重叠好,在静默的星空下掐灭自己所想。他提笔,自叙“有汉志士吴郡陆绩”,忽然想起孙策的笑声,那一年他一如既往地自视甚高,在传说中英姿焕发的孙郎宴席之下出言嘲讽,满座惊诧,一片无言。就在他冷笑即将拂袖而去的时候,孙策率先打破了寂然,转头对张昭低言夸赞,继而拿起酒杯往他走来:“陆郎聪慧,当真异于常人。”
他看着孙策前来,内心微微震动,又不好多说什么,欲举杯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孙策手快,抽走了本属于他的杯子,笑道:“公纪年幼,此杯孙某代饮,来日公纪再为孙某代酒一遭吧。”
众人面前,他的那杯酒被孙策喝下去,轮到他手足无措了。之后,孙郎笑语,众人打趣了一番便言其它了。
他松了口气,想到孙策言语,又心下忧虑。后来他记着这件事,但孙策似是忘了。宴席上,孙伯符看起来可是一点也不需要别人为他代酒似的。久了,他也不放在心上了。
那是玩笑话吧。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抚慰自己,孙郎不记得了,他又何必一直念念不忘那杯酒的人情呢?
当孙策嘱咐孙权的话语流传出去时候,他喟叹一声,哪里是“吾不如卿”呢?分明是孙郎无双。酒一坛一坛被他灌入黄土里去,但那一杯情谊终究是欠下了。
回到夜里,他继续写道,得讨逆将军一晤……却是停笔了。写了孙权也不会看吧,上表太多此一举,他宁愿再在故人墓前喝上一杯酒。
重新自叙,除却命里所见的天象与玄机,他只言自己,不语其他。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