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蒙的E

醉里挑灯,夜凉月胧——本命是什么?大概是陆公纪吧:)

虞仲翔知道自己已经不在意四季往来,烹茶煮酒之事了,孙伯符带走了半夏,陆公纪离去的时候已将近冬,如今他在交州气候里真不知人间春秋,惟有长伴岭南的风与不再提起的故事。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