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蒙的E

醉里挑灯,夜凉月胧——本命是什么?大概是陆公纪吧:)

【白香】苍茫


※李白×孙尚香

※史向兼容测试

他无所事事划船赏月,江水东流,同样遇上无所事事在一旁凫水的人。今夜刚过去三更,漫漫星光悠然跳下人间,融入清冷的江水。

还是早春呢,他闻到世间从寒冬睁眼的微醺,打量着江上风月与那人。

他没有划船刻意靠近,在今晚之中闲趣无妨,松了松紧抓船桨的水,自己微微一叹。说不清是乐多还是愁多。醉意上来,他不似别人一头欣喜或欢狂,那是年轻人的气劲,不属于如今已白鬓染耳的自己了。早些年,他或许会在月色朦胧中倒地吟唱,愈是无人来观,愈是自得其乐,酒从杯里顺着他的面,他的唇留下,滴滴嗒嗒钻进袍子里。

周边都是恣意漫开的香气,花香,酒香,他还闻得到星光与月的味道。

他咂咂嘴,重新开一壶酒,心里想着若有识趣的人在身边,便不枉这一坛从客栈老板里诳来的陈年黄酒了。

搅动的水声,月光下的人,他突然间诗兴大发,更得意划桨念念有词了。

醉意成汪洋,他自己都溺于其中浮沉,何况沿着酒香寻来的鬼魂。

闻声而不动,闻诗而不惊。那人不是狐妖野鬼般的,又会是什么呢?

她伸手舀了一口水,俯下去饮。她的头发从肩上甩入江波里面,就像蜻蜓掠水轻盈,余下波纹荡漾,不见不知。

如此美好的夜晚,他醉了,否则也不会把酒都扔在码头了。他往前,打扰了这份江边夜饮的景:“姑娘,可有酒?”

女子抬头,星光入了她的眉间,整个人轻飘飘地往江心走去,他不知为何想起长安那年的春市,那簇万人驻足围观的白海棠,妖娆又诗情画意,动起来宛若花仙,一挥一袖一转身都是舞姿曼妙,像极了那年的昌盛繁华最后落入他笔下的诗意。

他没有寻到回答,女子便到了他的船头附近。在这昏暗暧昧的暖意渔灯中他看清了她的眉目,更觉是那朵海棠成精了。

实在是像,他暗自赞叹,此刻哪怕没有酒,他都可以就着夜色点火来一阙人间徘徊。他正想开口,女子就舀起第二捧江水往他泼去。

哎呀,他往船尾退步。女子却在四溅水花中作弄一笑,再次将挂在手上的水珠一弹。

他的身体触到冷意,来自春后的沁寒。他发觉自己仍旧在岸边休憩,零落的酒壶凌乱放置,江山雾蒙蒙,没有系在岸边的小舟,自然也没有那位姑娘。

他轻笑几声,挣扎起身,在雾气浓厚里伸手入江,轻轻捧里一口江水往嘴里尝尝。

“自是三分好酒。”

他一时间回味雾色苍茫里的不真切琼楼玉宇、高台凌阁。等尘世席卷着现实呼啸至时,他早已挥霍完一首才思,将墨迹留在之前傍着的石上,与雾气一齐起身离去。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