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蒙的E

醉里挑灯,夜凉月胧——本命是什么?大概是陆公纪吧:)

【云香】现代AU挑战之DAY 5

※溜冰梗

※青春少年言情一把

她努力抬起十斤重的溜冰鞋,活动活动。

“啊!”

她身体前倾,鞋子下面的轮不断往后滑,一时间使劲抓住场内的栏杆才勉强维持站立姿势的平衡。

“尚香,我们滑到中央玩U形吧!”朋友逗她,还真拉着她往中央的炫技场地走。

“不不不,小乔姐,放过我……”她看着身体轻盈的好朋友在原地滑了一个圈来展示平衡,惊恐拒绝。

“好吧,那我和姐姐去中央玩啦。”

“去吧去吧,我自己在这边慢慢练。”她巴不得找个地方坐下,好玩弄着手中的相机。

“小妹,出去滑啊!”

“不不了,大哥你跟公瑾哥玩吧!”

“胆小。”

胆小能保命,她要是摔着了不是毁容就是成植物人,后果太可怕。她悠着点非常有道理。深思熟虑得就像决定早餐吃面包还是喝粥搭配油条的重要问题,她深深感叹自己的明智选择。

今天是周五,下午来场里溜冰的人不多,一些爱好者便专门挑着这个时间来练练,免得周末小孩子来来回回没地方展示实力。

说起来,她来这里纯粹想体验一下氛围,怀里揣着个索尼5R,打算给哥哥姐姐们拍点照片,也算完成了一桩任务。童年的时候她会溜冰,但都不敢像他们那样从容不迫的炫技,绕过障碍物,滑过U形板之类。她在溜冰时候总有一股不抓支撑物就要摔倒的错觉。

事实上,这股感觉差不多是对的。她刚才几乎就摔跤了。幸好旁边就是栏杆,能抓就抓。

她看见大哥准备转圈了,便把相机调好焦,对上取景器,大哥望了一眼镜头,笑着用右脚一滑,利用离地的距离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左脚接地,完美滑过U形板。

“好酷!”小乔欢呼,便照着刚才的示范性姿势做了一遍。

她不断地按着快门,调焦,再按快门。角度不够好,她蹲下来,用鞋子的顶端定轮固定自己的下蹲,再慢慢松开左手抓的栏杆,握紧相机。

“尚香!”

“啊?”她一抬头,身体又失去了平衡,轮子乱动起来。

她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重新找回平衡,墙壁她是抓不住的,只能靠手掌与其摩擦力让她缓慢起身,寻找上方的救命稻草。

“尚香快闪开!”

是公瑾哥的声音。她迷茫寻找声音来源,背后霎时被人撞着了。

她彻底失去平衡了,往地上坠去。拜托,别砸到我的鼻梁骨,她绝望地祈祷着,我美丽的鼻子啊……

“尚香快撑着地板啊!”这次是大乔姐的声音。

她什么都来不及反应。真可惜他们的远距离指导了。

手突然被一股力拉着,身体随力度再次找回平衡。她不由抓住那股力量,谢天谢地。

“你没事啦。”

她听到一个声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抓着的是一位男孩的手,他额间缠着着发带,上面是日文“加油“”字词,一看就是经常来此地滑冰的爱好者。

哦。她暂时松了一口气。

男孩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扶着她的腰:“试试看?”

她赶紧摇头:“送我去到角落那边坐着就好。”男孩不说话,往中央滑去。

她急了:“等等,等等。我不行,我不去那边。”她想甩开他的手,不愿跟随他。

他加重力度扯着她往U形板去,她只有他的手作为支撑,拼命不愿放手又极度想挣脱他的手。

“带你去对面的角落。”

他说完,另一只扶着她的腰的手改为搂,一点也不犹豫滑下去。

失重瞬间被放大成黑洞吸引着她的身体,折磨着她的心脏。她完全摸不着自己这会在U形场的哪个位置。

她的视线完全脱离了当下,目眩成一片白茫茫打着马赛克的世界,就像闪电被分解的瞬间。

然而动作干脆利落早已完成。

男孩不出声,将她送到另一边场地的角落,与她原来站的角度呈对角线状。他静待着她恢复神志,手维持着刚才搂腰的姿势。

她终于见着栏杆了,死活不撒手。

“其实,刚才你干得不错。”

她平复着心情,耳边还是嗡嗡的吵闹声。她没听见他的话。

男孩低头笑了,拿开她腰间的手,又不知为何按在她的背上。

哥哥姐姐们一齐过来了。她调整呼吸,向他们打招呼。

姐姐安慰她。倒是大哥对这位男孩挺有兴趣。

“子龙,我们比试比试?”大哥发话。

“可以。”

“伯符加油!”大乔轻拍着她的背不断安抚她,转头对孙策道。

“伯符哥加油!”小乔喊出来。

周瑜看了男孩一眼,拉着小乔到一旁做裁判去了。

“你猜,谁会更厉害?”大乔试图转移她的恐惧。

“哥哥吧……”她就着栏杆,看向U形场边上的两人。

大乔抚摸着她的手:“我看未必,他今天是真遇上对手了。刚才那位男孩带着你过U场的时候,那一腾空可是漂亮极了。”

她关于那一瞬间的记忆是空白的,就像周二下午的电视剧屏幕,被信号截断了外界的联系,呆呆地。

男孩的眼神忽然飘向她,这次她老远就感受到了那一瞥。

“为两位热血男孩加油吧!”大乔对她说。

他们不仅仅比速度。

两位男孩同时腾空而起的那一幕被她抓拍,往后成为这家溜冰场招揽生意的大招牌。在很多年的夏日里,无数的少男少女为这张照片痴迷而不断在这里挥洒时间的青春和日光倾泄在角落里的浪漫。

对手,朋友,伙伴,队友。

身份快速切换,人也相继过往,驻留的剩下那位看守租借溜冰鞋的老大爷、永远不迟到的一年四季以及角落里酝酿出来的恋爱甜蜜。

偶尔也有故人回来看看,但不会再对此露出原来的胆怯与畏惧,在经历那么多所谓失望透顶与深渊低谷之后,没有什么比能走在地面上更安全自由。

孙尚香再次穿上溜冰鞋的时候,心里所想也是一样。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