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蒙的E

想为陆公纪写一首摇滚:)

【云香】七天现代AU挑战之DAY 1


※一路搞任务的特工云与自驾观光游客的香

“抱歉,借用一下洗手间,女生那边人太多了。”她推门进来,拖着半醉的嗓音说一通。四周如山谷回音,将浓重低沉再次反弹到她身上。

原来这边男生厕所没有人。正好,她爱待多久就待多久,顺便可以将包里的半瓶伏特加取出来,补妆时候偷闲喝一口。

驾车到郊外半途,她忽然兴致缺缺,全然没有当初自驾随行的惬意。一路风沙飞尘,周边绿意都蒙上一层旧纱,苍黄又黯然,如同流浪汉身上褴褛破碎,哪里还有狂放不羁的野性,更像浪荡已久毫无作为的客居者。

该死的太阳,她的妆几乎掉完了,她摆正后视镜,左手一摸镜子,不稍碰到了食指上的美甲,上面蓝色小鲨鱼已经去了头,一只无头生物的尸体反射在镜上。

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吗?一起来吧!她摸出包里的伏特加,来不及灌下一口便被瓶身的温度烫得撒手。

她狂踩刹车,不停打着喇叭,这地方除了她与那辆吉普车子就没动静了。

太阳底下的生气比不上热气。

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餐厅却被里面的人山人海吓着了。

“啧啧啧,孙尚香,今日时运不济啊!”她自嘲,索性转身进了洗手间。

她目不斜视拐进男洗手间,将一干嘈杂女性抛在身后,大摇大摆甩起手中的包。

“以后再也不一个人自驾了,累死累活的,不拉上一个人吐槽分享简直亏了。多少英雄事迹就是这样消失路上,况……”

后面的门被重力冲击推开,她涂口红的手一抖,已然半化支撑原样的柱体在门顿号间分尸丧命。她愤怒地将残肢抹到水龙头上方的镜子,瞧着后面两个拉拉扯扯家伙的表演。

“给你们搭好台了,打啊!”

她盯着镜子里的人,一心看戏。

两位没想到男厕所还有女生,愣了片刻后回神继续厮打。

“右边那位挪挪,踹他下盘啊!”

“噫,你别抓他头发,要抓就抓肩摔。”

“长得好看的那位,别打远了,我看不到了!”

“说你呢!”

说谁?两位同时看她,又看到她身边盥洗台上的伏特加,都跑过来抢夺唯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她将粉底放好,敏捷地取走爱酒,回身坐台上仰头就是一口。

其中一位硬是看上了不肯放过,冲着她来。另一位慢了半拍,却在对手即将抢到酒的时候一脚踢在其后背,对方失去平衡趴在尚香脚边。

“呀……”她的裙子被酒淋湿了。

“抱歉,抱歉。”胜利的一方对她道歉,“请你……”

话没能说完,被打趴的那位先生继续纠缠另一位长得好看的先生。

嗯……她歪在洗手台上,评判着两方的实力差距以及颜值。虽然两者并无多大关联。漂亮的人有实力更招人爱或恨。

实在不愿纠缠的另一位直接徒手拔断了离他最近的水龙头。

“别,我不想看的血。”

她心下一凛:“不要弄脏这里。”

好看的先生回头歉意微笑,挥手便打在另一位的骨关节。

骨头崩裂的声音,她闭眼的时候竟会觉得有点儿好听。或许这里太安静了,重物击地的沉闷让她心慌。

“你……解决完了吗?”她出声问,“我是不是在世界末日里。”

他把失败者拖出门外,解决完毕。

“好看吗?”他又回来了。

“我是来抓一名逃犯的,吓到你了是吗?”

她睁眼,他在一旁保持刚才的歉意微笑。厕所除了乱糟糟,地板还是很干净。

天光透射进来,亮堂,空旷得茫然又混乱。她莫名放松。

“我……没事。”她找她的酒。

“在这里。”他递给她,“你真的没事?”她面不改色的淡定与全场冷静观摩,还能看出对方实力顺带指点一二的样子看入他眼中,内心揣摩着说不定这位也是个特工的料子,要不带回局里练练?

“我想,我们可以认识一下。”

他将名片给她,眼睛里满是赞叹。

“赵云?”她来神,蛮不错的名字,与外表成正比,与武力成反比。

她抬眸,他把她断裂掉地的口红捡起装进自己的口袋。

“下次见面我赔你一支同样色号。”

“你刚才指挥032的反击很出色,我想……”

“你误会了。”她将酒放进包里,离开,“我只是觉得很无聊,找点乐子而已。”

“刚才十分精彩,于你,毫无悬念胜利。谢谢你的贡献!”

她走出去。

他跟了出去。

“不过,”她突然回头,他收不住脚步就要撞过去,稍微侧身倚着墙壁。

“不过?”

“胜利需要伏特加。”她把包甩到他怀里。

日光下她的红裙子是更烈的骄阳,郊外的死寂与打蔫儿貌似为了衬托这场相遇而故意收起颜色屏息见证。

“特工先生,我的名字叫孙尚香。”

名字简直如其人明艳热烈,他闻到伏特加独有的烈性芬芳,在热浪中更情不自禁地多了几分想法。

旅途愉快,他暗自对周末加班结束的自己道贺。

评论(6)

热度(14)